當前位置:工作之窗 >> 以案示警 >> 浏覽文章

虚报套取五保金 将黑手伸向群众“保命钱”

编辑时间: 2020年05月09日   来源: 鹤庆县纪委监委   点击:

 “敬老院裏住的都是需要救助的弱勢群體,連五保金都敢動,太沒人情味了,就該嚴肅查處……”日前,鶴慶縣通報了一起漠視侵害群衆利益的典型案例,該縣草海鎮敬老院院長郭其順因虛報套取五保金被查處,群衆對此拍手稱快。

2019年2月,鶴慶縣紀委監委辦案人員在辦案過程中,發現了該鎮社會事務辦公室工作人員(敬老院院長)郭其順虛報套取資金並占爲己有等違紀線索。隨即,該縣紀委監委對郭其順的違紀違法問題進行查處。

在該敬老院集中供養的是來自該鎮7名膝下無子女生活無著落的五保老人,靠著領取低保金和醫療救助金安度晚年,但誰曾想到,居然有人把黑手伸向了這些老人的“保命錢” 

套取侵吞—— 用于冲抵个人接待支出

 “你是否收到2018年5月14日花名冊上的600元生活補助?”

“領到300,還有一點菜,不是600元。”

“你是否領取到2018年7月花名冊上的400元生活補助?”

“沒有。”

“2017年你生病住院期間,敬老院工作人員來看望過嗎?”

“沒有。”

……

面對李某元老人一連串“沒有”的回答聲,辦案人員的腦海中一連串的“?”需要拉直。

經查,郭其順發放給院民2018年1至6月生活補助,未足額發放給李某元,從中截留了200元;2018年5月28日,郭其順以發放給李某元生活補助的形式,編造了一份生活補助花名冊,從中套取400元;2018年7月李某元離院回家由親屬供養,敬老院補助給李某元的400元補助也未兌付給李某元。通過截留、套取李某元生活補助的1000元被郭其順用于個人私人接待支出。

而李某元老人的生活補助只是郭其順套取並侵吞養老院供養老人經費的冰山一角。經查,郭其順自2016年7月擔任敬老院院長以來,利用管理敬老院日常工作的便利,如法炮制,4次套取侵吞院民生活補助4900元,用于沖抵私人接待支出。

挪作他用——不好走的賬就往敬老院走

個人不好報銷的賬怎麽辦?搭車報銷。有些賬不好走怎麽辦?走敬老院的賬……在郭其順擔任敬老院長期間,敬老院成了其“錢袋子”,想怎麽花就怎麽花——

2017年1月22日,經郭其順同意後,敬老院工作人員以爲敬老院院民購買衣服爲由,從楊某義、李某貴、王某志三人的五保金發放存折中取出3000元,在實際支付購買衣服1200元後,剩余的1800元被郭其順以補助和獎金的形式發放給管理人員。

2017年9月30日,郭其順在爲敬老院民購買水果、月餅時,爲草海鎮政府值班室和自己購買了煙、酒、水果等用于過節用品支出1860元,此後該支出從敬老院賬內核銷。

辦案人員還發現,郭其順以看望生病住院敬老院民爲由,兩次報銷了本應由自己支出的看望生病住院朋友的485元費用;兩次用五保金爲自己購買過節用品支出720元。

不好報銷的賬就在敬老院的賬裏走。經查,郭其順在擔任敬老院院長期間9次通過“蛀蟲侵蝕”“螞蟻搬家”的形式,把9805元五保金挪作他用。

據爲己有——弄虛作假套公款

在對郭其順的立案調查中,辦案人員發現其還存在其他違紀問題——

2017年1月,爲解決東草海濕地保護及大龍潭水庫項目征地工作組人員的下鄉補助和開展工作中購買尺子、帽子、雨鞋等支出,報經相關人員同意後,由郭其順以《草海濕地保護及大龍潭水庫項目征地工作組12月份下鄉補助花名冊》的方式報銷21500元,並由其負責發放和核銷購買物品支出,實際支出18710元,剩余2790元據爲己有。

2017年8月,草海鎮舉辦耍海節活動,活動中向遊客收取了乘船費。12月該鎮將乘船費用余額18704元交給郭其順代管,郭其順先將該筆資金納入敬老院的收支賬內管理,隨後又將從中撤除,致使該筆資金成爲在“體外循環”的“小金庫”,此後該資金被郭其順用于鎮殘代會、接待費、安樂村建檔立卡戶養老保險、購買敬老院值班室和管理員宿舍中電視機等支出,余額3100元以編造花名冊和領條的方式被其套取據爲己有。

斬斷黑手——誰動了群衆的“奶酪”就動誰

“作爲鎮政府的老同志,我的工資收入在鎮幹部職工中屬中等偏上,我卻愧對組織的培養和信任,爲蠅頭小利頂風違紀太不值當了,希望大家謹記前車之鑒,絕不要重蹈覆轍……”面對組織處理,郭其順深感愧疚和自責。

“感謝組織嚴管厚愛,對我的教育和挽救,讓我知恥知止,懸崖勒馬,不然我會滑向深淵,越錯越遠……”在被審查調查期間,郭其順積極配合,主動交代自己存在的違紀違法問題,主動提供重要證據材料,主動上交違紀款,認錯態度較好,有減輕處分的情節。但其在負責敬老院工作期間不但不關心五保老人的冷暖疾苦,反而從老人身上“榨油”的行爲在社會上造成不良影響。

根据有关黨紀法規规定,2019年12月30日,经县纪委常委会、县监委委员会议研究,并报请县委批准,决定给予郭其顺党内严重警告、政务记大过处分。对其侵吞的“小金库”资金以及下乡补助2790元,共计5890元违纪违法所得给予没收;对其截留、套取、挪用五保金14705元返回草海镇敬老院,用于院民生活。

該案引起縣紀委監委高度重視,爲做好查辦案件的後半篇文章,縣紀委縣監委及時對案件進行點名道姓地通報曝光,並向縣民政部門下發監察建議書,督促對全縣敬老院財務管理存在的問題進行整改。

同時,針對該案暴露出的惠民資金管理方面存在的問題,會同財政、審計、民政等部門統籌協調推進民生資金專項整治工作,加強民生資金事前、事中、事後監管,治理在社區惠民資金分配使用中存在的貪汙侵占、虛報冒領、截留挪用、吃拿卡要、優親厚友、資金閑置等問題;在惠民項目的分配、審批、招投標和驗收等環節違規操作、濫用職權、以權謀私問題;在惠民資金管理中盲目決策、揮霍浪費、弄虛作假等問題;在惠民服務中履責不力、監管不嚴、推诿扯皮,爲官不爲等作風問題。

“郭其順違紀行爲屬于典型漠視侵害群衆利益的行爲,誰動群衆的‘奶酪’就動誰,我們紀檢監察機關要以鐵腕執紀,打造‘民生紀檢’,呵護人民群衆的切身利益。”縣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表示。(鶴陽紀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