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風苑 >> 清風文藝 >> 浏覽文章

金風送爽看菊花

编辑时间: 2020年10月06日   来源: 剑川县纪委监委   点击:

不知不覺就到了九月,秋風送爽,菊花飄香,金色的秋天來到了。

從熾熱的夏日裏走出,溫婉的秋天讓人格外舒爽。風涼涼的,空氣在風的推送下清新醇厚,就算偶有秋老虎出沒,那份熱也只是一時的,錯過午後最熱的時光,睡個香甜的午覺,其余的時間,不冷不熱,正好。

上下班的路邊綠化帶裏,種了一大片幹頭菊。粉粉紫紫的小花,直徑也就兩三公分,細碎的長條形花瓣擠成繁複的一輪,黃豔豔的花蕊,在蒼綠葉子的映襯下,在微風輕拂中,小花朵沈醉地搖曳,嬌豔俏麗,如夢如幻。

千頭菊的花海裏,西沈的斜陽細心地爲每個小花朵鍍上金邊,那些花兒宛如一個個小家碧玉的酡顔。我愛這平凡的花朵,我很想加入它們,到那裏拍一張照片,可惜它們太過矮小,只有一尺多高的身材,花叢裏的我,臉龐巨大身材臃腫,反倒成了格格不人的龐然大物。

千頭菊是蜜蜂和蝴蝶的最愛。走在下班的路上,沐浴著金色的夕陽,看蜜蜂扇動著翅膀嘤嘤嗡嗡地在花叢中飛舞,選中一朵花後,便迷醉地落到花蕊中。我小心翼翼地對著它們舉起相機,工作中的蜜蜂都是聚精會神的,連我的造訪都沒發現。只見它毛茸茸的後腿挂滿了金黃的花粉,仍不知疲倦地在花蕊上搜羅,我把相機對准這勤勞的小精靈,不停地按著快門。蝴蝶也會采蜜,它是個潇灑的家夥,從不爲明天儲藏食物,所以,它只采蜜,並不釀蜜,它只飽自己的口腹,享受之後,便翩翩起舞,臨水照花風情萬種。蝴蝶的生命,是用來點綴,用來裝飾的,秋天,是它最後的時刻,它終將帶著這份美麗悄然而逝。

每年秋天,我都會收獲許多千頭菊的照片,照片上少不了千姿百態的蜜蜂蝴蝶,微距下的花兒和蜂蝶纖毫畢現,在虛實之間,明麗的生命曆曆在目或者朦胧悠遠。

除了千頭菊,黑心菊也總會被園林工人種成一片花海。那時候,我們還不知道這種花的名字,便自作主張叫它“太陽花”,那些笑臉一樣的小花朵像極了一個個縮小版的向日葵。黃花匝地,讓我想到黃花姑娘,想到無憂的少年時代,想到熱血青春……每年太陽花開時,好友總會約我去花間拍照,太陽花植株高一米左右,正好可以讓我們伫立花間低頭俯視,輕嗅花香,我們擺出各種姿態,一邊拍照一邊肆無忌憚地大笑,笑容明朗燦爛,彼此心無芥蒂,單純的相處就像秋天,碧空如洗,萬裏無雲。

傲霜鬥雪上得了台面的菊花屬于農曆。秋分過後,曾經燦爛的百花開始凋零,掩不住層層堆疊的殘枝敗葉。那些爭奇鬥豔的,拼卻最後一絲力氣,托舉出嬌嫩的花瓣,從此便要跌落塵埃了。菊花不慌不忙,孕育蓓蕾,開枝散葉,有的嬌小玲珑,有的高大結實。疏籬下,小院中,這是平民的菊花,或白或黃,或粉或紅,花朵有小孩子的拳頭那麽大,花瓣或抱在一起,繡球一般,或伸展開來,像天上的禮花。研究菊花的學者把菊中的貴族排成名次,排在第一位的,就叫做“禮花”,淡黃的菊瓣橫空伸展,花瓣盡頭形成妖娆的倒鈎,參差錯落,極盡妖娆,像極了空中綻放的禮花。其他如泥金香、紫龍臥雪、瑤台玉鳳、胭脂點雪……光是這名字,就已經讓人迷醉。

“輕肌弱骨散幽葩,更將金蕊泛流霞。”菊花是秋天的主宰,也是秋天的色彩。從古至今,詩人給菊花留下了很多好句佳詞:有看金蕊流霞的豪放派,也有人比黃花瘦的婉約派,有“紫豔半開籬菊靜,紅衣落盡渚蓮愁”的傷感,也有“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的殺氣騰騰……

相對那些名貴的品種,我更喜歡鄉村那些無名花,沒有文字的背負,無關朝代的更叠,朝飲玉露,晚看流霞,默默地隨著春風生發,淡然地看著冬天離去。

秋天來了,趁手裏還有一把時光,靜靜地坐在夕陽下,任思緒像雲中的野馬恣意遊蕩,但看金蕊泛流霞。(盧海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