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風苑 >> 清風文藝 >> 浏覽文章

清代彌渡好官——鞏縣名宦李朝佐

编辑时间: 2020年10月07日   来源: 弥渡县纪委监委   点击:

由于生態環境的惡化,河南鞏縣不是水災,就是旱災、蝗災,災害頻仍,民生多艱,爲官者無不視爲畏途。然而,彌渡彌城舉人李朝佐于嘉慶年間莅任知縣,竭心盡力,鞠躬盡瘁,興利除弊,力禦旱災,德政屢屢,訟聲不衰。道光年間,李朝佐離任後被鞏縣人民深深懷念,與河南府知府石屏張漢、鞏縣知縣廣南陳龍章並稱“滇南三賢”,列爲名宦,永爲祭祀。

先說興利除弊。鞏縣素稱“東都鎖鑰”,黃河與洛河交彙,爲水陸交通要沖,官員往來、軍隊差發不絕,民間差務十分繁重,上官派差特別沈重。李朝佐莅任之時,正遇天理教起事,民亂四起,官軍奔突鎮壓,民生不堪其苦。加之,鞏縣“爲輪蹄絡繹之區,四方奉檄銜命而至者,星馳雲集,民苦供億,日不暇給”。李朝佐深入調研走訪,查得民生匮乏實情,上報河南府、分巡道,報告很快得到批准施行。李朝佐組織六房力量,全面澄清鞏縣百姓車馬支應一系列負擔,“關于道府院司者,分別任免;關于勢客豪胥者,概行杜絕;關于本署所需,則量爲裁抑”。

按照規定,鞏縣每年額征地丁銀19328兩、米1810石、雜稅銀700兩、額谷24000石。此爲正額,本來農民負擔已經不堪重負,還要繳納各種名目的銀錢、米谷。李朝佐又設局稽核錢糧,延請地方紳士主持工作,澄清全縣財政收支底數,“除正額外,耗羨則力爲削減,漕米則折價從約”。除國家規定納稅賦役正額之外,能減則減,能免則免,而縣署按例收入項目則裁的裁,減的減,降低到最低限度,而縣級財用則節約支出,量入爲出,把縣衙建設成爲名副其實的“清水衙門”。多舉措並舉,除弊興利,“除煩就簡,上無稽滯,下無追呼”,每一件德政都做在百姓心坎之上。

再說力禦旱災。嘉慶十八年(1813),河南全省發生特大旱災,先是1812年秋大旱,禾盡枯死,次年春,麥遍生細蟲,數日枯死,七月補種荞麥,九月又遇早霜,荞麥籽粒脫落無收成,連續三季歉收,致使饑民無數,四處流亡,以至到了賣妻鬻子、“人相食”境地。作爲重災區鞏縣,1813年秋收僅得四成。據李朝佐調查統計,“自嘉慶八九年來,(鞏縣)饑馑薦臻,民鮮蓋藏,更被賜災荒,流亡載道,甚有人相食者”。因1813年爲癸酉年,故而,俗稱“癸酉大饑”。面對如此大規模饑荒,李朝佐深入闾裏勘災,及時統計上報災情,按照省府統一部署,四處曉谕百姓,出台緩征錢糧、借粜倉谷等政策,纾解民困,以濟民食,安定民心。隨著災情嚴重,李朝佐率先踴躍捐出養廉銀1200兩,發動士紳捐錢捐糧,啓用常平倉谷,社倉義倉盡皆投入,全力采辦儲備糧食,于1813年十二月十一日開始,在人口集聚的集鎮、村落開班粥廠,發救濟糧以濟貧民。至1814年二月一日起,又舉辦捐粥兩個月,直至閏二月底止。接近四個月連續粥赈,使貧民度過了最爲艱難的日子,李朝佐向上峰作工作彙報時描述道:“貧民紛紛就食,無不感戴深仁厚澤,歡呼傳頌”。

李朝佐彙報災情時曾經表態說,赈災濟民,“事關民瘼,萬不敢玩忽,自幹嚴譴”。因此,每一細節,李朝佐無不事必躬親,親力親爲,確保救災措施落到實處,“貧民藉可無虞失所”。從1814年三月初旬起,粥廠停辦後,李朝佐立即開始發放赈銀,幫助貧民購買生産生活物資,重建家園。同時,捐資購買菜種、苜蓿,傳集思鄉民耆,勸谕民衆,除麥地外,間有空隙之地,抓緊時令播種油菜、苜蓿,保證長短結合,莊家在最短時間內收獲,從而以饒物産而裕生計,“牲畜既資喂養,貧民亦可充食”。如此,鞏縣人民得以度過百年不遇的大饑荒。

李朝佐還是一名實幹的縣令。在莅任之初,李朝佐看到文廟坍毀倒塌嚴重,生員就學環境差。李朝佐當即捐銀,購置木材石材,組織工役,或更新,或粉飾,或增築,忠義祠、節孝祠、鄉賢祠、大成殿、崇聖祠依次巍然肅穆,棂星門、泮池、大成門先後煥然一新,規制大備,恢複舊觀,從而肅觀瞻,以妥神靈。同時,每年定期舉辦釋奠禮,使人人知崇拜孔子而心向學。此舉,是繼鞏縣知縣陳龍章之後,清代最後一次大規模修繕文廟。此外,李朝佐籌集資金,組織民力開鑿疏通黃河古道,避免城池、糧田遭受秋雨澇災;抓住時令疏浚護城河,讓夏秋雨季水暢其流,暢通無阻,保證行人、居民再也沒有“阻滯沈溺之憂”。

李朝佐,字碩卿,自幼聰敏而好學,爲名孝廉彭翥弟子,同邑師範有“才美如君定出藍”之期許,中式乾隆戊申(1788)舉人,屢與會試而落第,期間參訂《滇南詩略》。嘉慶辛酉(1801年),大挑一等分發河南省,委署羅山、西華等縣,旋補鞏縣,爲官清廉平恕,敢于爲民請命,皆有廉能聲,1835年卒于家,年76歲。居官遇覃恩,朝廷頒旨贈奉直大夫,妻蘇氏贈宜人,其祖父母、父母與兄長均贈如其官,按清代官制,這是一個從五品職銜。李朝佐離任後,鞏縣士民爲立德政碑,以志其恩德于不朽,可謂生榮死哀。(王亞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