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風苑 >> 勤廉風采 >> 浏覽文章

为村里的发展 他奔波了一生

编辑时间: 2020年09月06日   来源: 祥云县纪委监委   点击:

他一心謀發展,帶著貧窮的鄉親修路建房,想方設法脫貧摘帽、發展經濟;他真情系百姓,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還在爲脫貧攻堅奔波,“百姓滿意就好”是他的遺言。他是劉平,祥雲縣普淜鎮楊家屋村已故黨總支書記。

如今,當1000多名鄉親盡享脫貧攻堅的成果時,他忙碌的身影卻一去不返,給人們留下的是一幅描繪社會主義新農村的藍圖……

“爸爸去世以後,他的電話還在不停響,我們到現在也不能接受他已經離開。”祥雲縣普淜鎮楊家屋村劉少梅提起父親劉平,依舊淚水盈眶,語帶哽咽。

2017年,楊家屋村原黨總支書記劉平因在前往易地扶貧搬遷點途中意外摔傷昏迷,經搶救無效去世,走完了49年的人生旅程。出殡那天,村裏幾百名群衆自發趕來,眼含熱淚,送他們最貼心的“當家人”最後一程。人群中,有在外打工、連夜乘車返鄉的村民魏思華,只爲最後看一眼這個無私幫助過自己的老書記;有被劉平一直照顧的五保戶姚有章老人,他滿臉淚水,悲痛地操勞著喪事……

料峭的春寒裏,雪白的挽聯無聲地訴說著劉平平凡而偉大的一生,“當書記,民心可鑒,憑德而選;數政績,宗宗利民,家談戶贊。”

“劉書記爲了全村群衆,實在是太辛苦了。”村幹部魏有躍至今對劉平去世前帶病工作的情景記憶猶新。原來楊家屋村的路坡陡路滑,“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大夥都巴望著改成水泥路。劉平跑上跑下爭取支持,終于得到幫扶資金55萬元。

走在楊家屋村幹淨筆直的村道上,沿路栽種的很多桃樹都已經挂果。村民楊枝有告訴記者:“這些樹都是劉書記帶領大家種下的,爲了讓楊家屋人的日子越過越好,這些年他沒少操心。”楊家屋村是祥雲縣建檔立卡貧困村,這裏山高坡陡箐深,幹旱缺水,村民經濟收入主要靠烤煙生産、蠶桑和外出務工。爲了改變楊家屋貧困的現狀,劉平想方設法要拔掉窮根。

要發展生産,首先要解決老百姓的吃水用水問題。以前楊家屋人吃水要到山箐裏挑,田裏的莊稼要等普淜水庫放水才能灌溉。爲此,劉平騎著摩托車到處問政策、找項目。終于協調了25萬多元的資金,在楊家屋村修建了2.125公裏灌溉溝渠,楊家屋、高村子、姚家田等自然村從此解決了用水問題。

爲了讓村民方便地吃上放心水,楊家屋村實施了農村安全飲水工程,投資45萬元,在梅子箐打了一口深井。劉平天天跑工地看進度,爲了方便村民喝水,他自己拿上管子和工具,親自上陣爲村民們架管接水,保證每一戶村民都能喝上自來水。尤其是易地搬遷戶家裏的水,全部是劉平帶著村幹部接到家的。

劉平的女兒劉少梅,至今仍記得在2016年冬天的一個傍晚,在架管接水的現場,爲了趕進度,劉平卷起褲腿跳進冰冷的水裏布管道。看到他如此“瘋狂”,幾位村幹部,紛紛跟著他跳下水,管道在他們齊心協力的號子聲中很快就接完了……目前,楊家屋全村安全飲水率已達到100%,劉平還牽頭成立了楊家屋村冬桃産業合作社,發展冬桃種植500畝,楊家屋村也從荒坡村變成了普淜鎮冬桃種植規模最大的村。

擔任楊家屋村幹部18年來,只要是跟村民有關的事,劉平都要親力親爲才放心。但是,在家人的眼裏,他是一個只顧“大家”不顧“小家”的人。劉平的嶽母患糖尿病癱瘓在床多年,小舅子因爲在工地摔傷患有腰疾,無法從事重體力勞動,74歲的老嶽父多次跟劉平提出,家裏這麽困難,應該享受低保。不論老人怎麽罵,劉平都只有一句話:“村幹部家屬不能享受低保,誰讓你們是我的家人,我必須帶頭遵守村裏的制度!”直到他嶽母去世,家裏也沒吃上低保,爲這事,劉平的老嶽父幾年不到女兒家走往。

劉少梅說:“我爹總有打不完的電話,忙不完的事情,記得上學的時候他幫我開過兩次家長會,一次是家長會還沒開始他就早早到學校,跟老師了解完情況就趕回村裏辦事去了;一次是其他家長都開完會走了,他才匆匆趕來。雖然他總是在忙村裏的事,一點也顧不上家,但是有這樣的父親,我很驕傲!”

在妻子位菊芬眼裏,劉平是一個很鑽牛角尖的人。他在村裏工作,支書主任一肩挑,每月只有1900元工資,但是不論大事小事他都要親自過問才放心,對家裏的事,他總是能擺就擺。她說:“家裏大大小小的事都是我在操心,老劉經常從早忙到晚,吃住都在村上。去年家裏養的牛生了病,他也沒回來看一眼,一次就病死了兩頭,損失在兩萬元左右。他只是說‘我是共産黨員,家裏的事只能你多操心,我實在顧不上啊!’”

在楊家屋村人的眼裏,劉平是一個普通人,他沒有轟轟烈烈的壯舉和口號,但是需要他的時候,劉書記永遠都在現場。自2000年8月擔任楊家屋村黨總支書記、村委會主任以來,劉平先後爲楊家屋村協調項目20多個,爭取道路交通、農田水利等項目資金近千萬元,切實爲山區群衆謀福利。他認真開展矛盾糾紛隱患排查調處工作,成功調解村級各類糾紛200多起,突出抓好安全生産和信訪維穩工作,全力保障農村社會和諧穩定,多年來全村未發生一起越級上訪事件,村裏的社會治安狀況因爲他越來越好了。

“貧困戶家裏的水電都是他一手包辦的,有時候一天要看到他騎著摩托跑幾次易地扶貧搬遷點。直到他出事的那天,摩托車上還帶著接水管的工具。這樣的書記走了,我們都覺得很可惜!”楊家屋村大學生村官楊治軍說。

普淜鎮人大老主席羅如富對劉平的口頭禅印象深刻,“既然我在這個位置上,就只能頭立著(埋頭)好好呢幹!”在他眼裏,這個老支書幹事情從沒二話,在他的努力下,楊家屋成了普淜全鎮唯一水泥路通到戶的村。

2017年3月11日,刘平的生命之火,在赶往易地扶贫搬迁点的路上熄灭了。“春蚕到死丝方尽”,村里人说,“刘书记像春蚕一样为我们杨家屋吐尽了最后一根丝!”(杨丽芳  冯雪娥)